早就想在公司要你了的 宝我们去厨房做好不好

zblog 8 0

陈盈盈在睡梦中被一对奇奇怪怪的梦给困住,好不容易看到一束光,顺着光慢慢的睁开眼,却因为天花板上灯光的刺激,不由得闭上了眼睛,缓了几秒钟才又慢慢的睁开眼。

她迷茫的看了看四周,用一会儿才屡清自己现在在医院。


医院两个字,让她想起自己被打的画面,她记得在昏迷之前,她看到她腿部流了血。


她的孩子……


陈盈盈着急的抚上自己的肚子,挣扎的爬起来,结果身体虚弱的重新倒回病床上。


商航策提着水进来,看到的就是挣扎起身的陈盈盈。


他快步上前,把人按在病床上,喝令她不许乱动。


陈盈盈看着突然出现的商航策,急切的抓住他的手,眼睛渴望的盯着她。


商航策从她的眼中,读懂了她想要知道什么。


“孩子没事,不过你再乱动扯到孩子的话,我就不敢保证了。”


商航策淡道。


陈盈盈乖乖地松开手。


商航策坐在椅子上,一言不发的看着陈盈盈,看的陈盈盈都有点不自在,幅度很小的在沙发上蠕动了几下。


“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?比如孩子?”


半晌,商航策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
陈盈盈的手反射性的紧抓着被子,眼神闪烁的看着商航策,摄图舔着干涩的嘴唇。


“商少,如果我说,孩子其实不是你的,你会相信吗?”


商航策勾唇笑了下,陈盈盈看着这样子的笑容却觉得胆寒。


“我让医生拿着血和我做了DNA对比,和我有高大百分之九十九的重合,也就是说,你肚子里的孩子,是我的种。”


陈盈盈心里的那点失望,也怦然的破裂了。


“商少都知道了,还问我做什么。”


她的喉咙很干,“我想喝点水。”


商航策起身给她倒水,还细心地给她吹凉,“喝吧。”


陈盈盈乖巧的喝完整杯水,这才看着商航策。


“我知道你一直想借我的手对付刘泽楷,也许怀孕也是你其中的一环,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,这个孩子我不会要,当做补偿,我会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你提供帮助。”


商航策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
闻言,陈盈盈五味陈杂,这种情况她也想过,只不过从商航策的口里说出来,她还是有点失望的,毕竟这个孩子流着与他相同的血液。


“商少,我没想过拿这个孩子威胁你,他的到来是个意外,不过我很感激这个意外的到来,因为几年前的意外,医生就断定我这辈子很难怀孩子,没想到我还有当上妈妈的机会。”


说完,陈盈盈喘着气,苍白的嘴唇变得更白,“你救我,我感激不尽,不过也请你在大发善心一回,别剥夺我当妈妈的机会。”


商航策目光沉沉的盯着她,一言不发。


陈盈盈紧紧地抓着床被,手背上青筋暴露。


“商少,我保证,这个孩子生下来,他跟我姓,不会影响到你和宝的感情,我有自知之明,不会妄想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”


商航策却是冷冷一笑。


“我还以为你的最终目标是,成为商家少奶奶。”


陈盈盈不是没听出商航策话里的嘲讽,她勉强的笑着。


“如果我还是陈家千金,有着强大的后盾依靠,我有底气说出就算成为你的女人也是有资本的,可是现在,我坐过牢,一无所有,想报复仇人,拿回属于陈家的东西都无能为力,哪里还敢肖想商家少奶奶的位置。”


陈盈盈自嘲的说道。


商航策冷哼一声,不为所动。


“明日我会找医生了解你的情况,如果没有任何问题,我会让他们尽量给你安排手术的时间。”


陈盈盈入赘冰窖,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结果被商航策强硬的按在病床上。


“商少,你没当过母亲,不会理解一个无辜的小生命在自己的肚子里被剥夺的感受,我第一个孩子是被刘泽楷亲手算计给弄没的,那时我很恨他,但恨的是自己,在牢房里,我无时无刻不再质问着自己,为什么要这么蠢,孩子保不住,亲人也没了,我骂自己就是扫把星,这次怀孕,我想过要利用他算计你,可是最后不这么做,因为我觉得他是上天送给我的最后一件礼物,所以求你,不要剥夺他的小生命。”


陈盈盈说着,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。


触及到孩子的问题,她的心忍不住的柔软下来。


商航策看着她脸上的泪水,眼里也闪过一丝的动容。


他没有说好,也没有说不好,只是让陈盈盈先休息。


陈盈盈被商航策按着躺在枕头上,勒令闭上眼睛睡觉。


她也乖乖地闭着眼睛,脑子纷纷扰扰,身体却一阵疲倦袭来,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

陈盈盈是被噩梦给惊醒的,刚睁开眼,就看到一群医生在给她做检查,她想起商航策昨晚说的,以为这些医生打算对她的孩子不利,挣扎着从病床上起来,双手防备的挥舞着。


“陈小姐,放轻松!我们只是在给你检查身体。”


给陈盈盈检查的医生说道。


陈盈盈勉强的笑了笑,隐隐作痛的身体让她提不起精神。


“抱歉,我做了个噩梦。”


一群医生也没把陈盈盈的戒备放在眼里,只是转身跟商航策汇报情况。


“商少,陈小姐的身体虚弱,以前还流过产,子宫内壁受伤严重,这个孩子要是打掉的话,陈小姐以后当母亲的几率可能就不大了,所以我的建议是,这个孩子最好生下来。”


医生说道。


陈盈盈紧抓着被子,戒备的看着商航策。


商航策看了陈盈盈一眼,“知道了,你们先去忙吧。”


一群医生点点头,带着护士离开。


“商少,别动我的孩子,给他一条活络,也给我一次当母亲的机会。”


陈盈盈声音沙哑的说道。


商航策坐在沙发上,双手交叠,面无表情的沉吟着。


陈盈盈目光紧锁的盯着商航策,只要他敢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,她就跟他拼命。


她已经没有别的亲人,不能连这个孩子都保不住。


门被一股大力撞开,就见罗兰拿着包包气势冲冲的走进来。


商航策见是罗兰,豁然的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
“兰兰,你怎么来了?”


商航策问道。


罗兰走过来,指着床上的陈盈盈,质问道:“航策,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?”


商航策皱眉,“兰兰,别胡闹!我们出去外面说。”


罗兰气的胸口起伏,冲上去直接揪住陈盈盈,扬手就要打她,结果手在半空中被人抓住。


她转头,就见商航策抓着她的手,她怒火上涨,气的脸都红了。


“商航策,你给我放手,我今天要打死这个狐狸精,敢勾引我的未婚夫,我就要撕烂她的嘴巴。”


罗兰气道。


商航策沉下脸,“兰兰,别闹。”


他拉着罗兰就要往外走,结果被罗兰甩开手。


“航策哥,你给我说清楚,你是要我,还是要这个女人。”


指着陈盈盈,罗兰的眼泪流了下来,“为了配上你,我学习琴棋书画,练习插花,知道你在外面乱玩,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没想到你连孩子都弄出来了,我还没嫁给你就有私生子,你要把我的脸往哪放。”


商航策目光幽深的盯着罗兰,“谁在你面前乱说这些的?孙笙?”


罗兰擦拭着眼泪,“你别管谁在我面前乱说,总之,让医生把她肚子的孩子弄掉。”


商航策皱眉,很不满罗兰的刁蛮。


“兰兰,我可以容许你的小任性,可这是一条小生命,我不许你没有一点敬畏之心。”


商航策呵斥道。


罗兰哇的一声,放声大哭起来。


商航策心里一软,把罗兰拉入怀中,温声细语的哄着。


陈盈盈看商航策对罗兰的温柔,心,一瞬间跌落到谷底。


她从床上爬下来,颤颤巍巍的走到商航策和罗兰面前,嘴唇血色全无。


“宝,我想你误会了什么,我和商少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,我肚子里的孩子另有其人,商少会送我到医院,也只是因为可怜我。”


陈盈盈耐着性子道。


罗兰从商航策的怀中抬起头,把陈盈盈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,眼里闪过一道狠光。


“陈盈盈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,你想以肚子里的孩子要挟航策哥娶你是吧,我看你是打的好算盘。”


她走到陈盈盈面前,讥讽一笑,扬手,直接给她一巴掌。


陈盈盈被打的脸一偏,却是咬紧牙关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。


这一巴掌,她本来可以躲得过去的,只是为了让罗兰消气,所以硬生生的挨下了这一巴掌。


“宝,你打也打了,可以消气了吧,我和商少真的只是普通的朋友。”陈盈盈道。


罗兰看陈盈盈目光清澈,眼里也不由得闪过一丝的疑惑。


她下意识的看了商航策一眼,眼珠子转了转,如果这个孩子真的不是商航策的,她如此闹,恐怕会惹得他不喜。


“你说真的?”


罗兰怀疑的问道。


陈盈盈认真的点点头。


“宝可以放心,像我这种一无所有的女人,就算想攀高枝,商少都看不上我,也只有你这种才能配得上他。”


闻言,罗兰脸上才由阴转晴。


“看你这么伶牙俐齿的份上,我饶你一次,但要是被我知道你是骗我的,小心我拆你的皮,剥你的肉。”


罗兰威胁道。


陈盈盈虚弱的笑着,“我哪里敢,我就是个小人物,还仰仗着商少能施舍一下。”


“以后少叫航策哥,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叫我。你是航策哥的朋友,就是我的朋友。”


罗兰掩下眼里的狠意,装作一副天真灿烂的样子。


陈盈盈见惯了这种两面派,所以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,从善如流的点点头。


罗兰很满意陈盈盈的识趣,往回走挽住商航策的手臂。


“航策哥,给她请两名护工,你陪我去逛街吧,我看中了一条新上市的裙子,你给我买。”


“好。”


罗兰挽着商航策的手兴匆匆的朝门口走去,快到门口,她转过头,朝陈盈盈阴狠的朝下竖了拇指。


陈盈盈看着罗兰的挑衅,心里非常的复杂。


她捂着肚子走到小柜子边拿起手机,给晨曦打了个电话,让她到这来接她一趟。


继续留在医院里,难保罗兰不会对她下狠手,而与她跟商航策的关系,就算孩子真的被她弄没了,商航策也绝对不会追究什么。


晨曦来到医院,看陈盈盈半死不活的样子,气的就要破口大骂。


“晨曦,我知道错了,你先别骂,去帮我办个出院手续,有什么话我们回去说。”


陈盈盈装可怜的说道。


晨曦心里堵着气,可看陈盈盈可怜的样子,只好先去找医生,医生强烈的要求陈盈盈这样的情况必须住院,要不然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会流掉。


晨曦整个人都傻住了,无论如何都料不到,陈盈盈竟然怀孕了。


回到病房,晨曦不错眼的盯着陈盈盈,没说话。


陈盈盈被盯的心虚,讨好般的朝晨曦笑笑。


“那个孩子,是商少的?”


晨曦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
陈盈盈也没打算隐瞒,老实的承认了。


晨曦只觉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她怒其不争的瞪了陈盈盈一眼,最后还是妥协的去帮陈盈盈盖上被子。


“医生说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出院,好好养着,医药费有人帮你交了。”


晨曦说道。


陈盈盈想要爬起来,结果被晨曦强按在床上。


两人正争执着要不要出院的问题,手机铃声一响,陈盈盈只好让晨曦把手机拿给她。


陈盈盈接过,是个陌生的号码。


“喂。”


“陈盈盈,你最好别想逃,你肚子里的孩子,我会弄清楚是谁的,要真是航策哥的,我管你是不是要妻凭子贵,他都要成为一滩血水。”


罗兰嚣张跋扈的声音,透过手机传了过来,声音之大,连晨曦都听到了。


“你以为你是谁啊,别人怀孕管你什么事,敢强制的让人打胎,那是犯法的。”


晨曦抢过手机,乱骂一通,直接挂断手机。


她手脚麻溜的收拾好陈盈盈的东西,把收好的行礼放在桌子上。


“我去办住院手续。”


说完,她直接出了病房。


只是还没等晨曦回来,就有五六名黑衣人闯了进来,直接架着陈盈盈就往外走。


晨曦心里不安,还没有办手续就匆匆的往病房走,刚好看到一群人正架着陈盈盈进电梯。


“喂,你们给我站住,盈盈……”


晨曦跑到电梯口,刚好电梯关的只剩下一条缝隙,她只来得及听到陈盈盈的呼救声。


“晨曦,去找商少。”


然后电梯就彻底的关上了。


晨曦着急的拿出手机想给商航策打电话,结果因紧张一时找不到号码,她只好跑去找医生,让他们叫保安出动拦住那群无法无天的黑衣人。


结果所找的医生都假装没有听到,只有一个护士看她可怜,才小声的跟她说,“你别叫了,陈小姐这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你最好还是去找商先生。”


晨曦无奈只好跑去找商航策。


而在电梯的陈盈盈还没有来得及惊呼,一方手帕捂住她的嘴巴,她困意来袭,双眼一闭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
陈盈盈是被一桶水给泼醒的。


在冷水的刺激下,她艰难的睁开眼睛,忍不住咳嗽着。


抹了把脸,勉强的能看清周围的事物,感受到一道热切的目光落在身上,陈盈盈寻着光源看去,对上了罗兰阴狠的目光。


她一惊,身体小幅度的往后挪,手反射性的护着肚子。


医生说过,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很脆弱,不能受到太大的奔波。


“怎么样,这盆水够让你清醒了吧?”


罗兰轻轻地踢着陈盈盈的肚子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
陈盈盈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回缩。


罗兰蹲下,抓着陈盈盈的头发,迫使她睁大眼看着她。


“陈盈盈,你真是够胆子,敢勾引我的未婚夫,现在还怀了孩子,我不管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,总之不能留,航策哥想要孩子,我可以给她生,还轮不到你一个劳改犯来。”


罗兰拍着陈盈盈的脸颊,说道。


陈盈盈浑身都在发抖着,冷的。


她咬着嘴唇,看着罗兰。


“宝,我要是你,就不会在还没有查清楚孩子的父亲是谁之前就对我动手。我知道,商少很疼你这个未婚妻,他甚至还在我面前多次提起你有多好,说你爱玩,所以不想这么快就拿婚姻束缚你,可你却在背地想弄掉我的孩子,不管这孩子是不是商少的,这都表明了你对他不信任。”


陈盈盈说这话,其实也是在赌罗兰对商航策的感情。


上一次,罗兰仅仅因为一个电话,就能变得柔情似水,可想而知,对商航策是爱着的。


她现在是砧板上的鱼肉,只有被宰割的份,所以和罗兰硬碰硬的来。


她曾经也是被捧在手心的千金大小姐,对罗兰的性子也有几分的了解,被骄纵坏的千金,只有顺着来,也许才能保住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。


果不其然,罗兰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
陈盈盈见罗兰上钩,继续加一把火,“商少和我说过,他在外面应酬难免有不怀好心的女人凑上来,可他知道他爱的是谁,也只有你,有资格当他的妻子,当他儿女的母亲,在你之前,他不会让任何女人怀孕。”


“真的?”


罗兰怀疑的问道。


陈盈盈苦笑一声,诚恳的看着罗兰,“宝,我现在这样,你觉得我还能说假话骗你吗?”


罗兰盯着陈盈盈,却是冷笑一声。


“陈盈盈,你很聪明,也难怪能在监狱那样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生存下来,你肚子的孩子……”罗兰发狠的目光落在陈盈盈的肚子上,“其实是航策哥的吧。”


陈盈盈一阵发寒,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。


她还以为罗兰是个好糊弄的千金,没想到脑子转的如此的快。


她能感受得到,罗兰看着她的肚子是充满愤怒的。


一个处理不当,也许她和孩子都得在这彻底的玩完。


“宝要是认定商少对你不忠诚,我说破喉咙,你也会认为我是在狡辩,我只是在为商少不值,为你做这么多,结果你却怀疑他让别的女人怀孕。”


陈盈盈倔强的看着罗兰,一副为商航策抱打不平的样子。


罗兰还真的有点迟疑。


陈盈盈趁热打铁,“我的孩子没了不打紧,反正在宝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眼里,只不过是一条贱命,可在商少眼里就不同了,这是你不相信他的证据,当然商少也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跟你闹翻,只不过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,再好的感情也经不起摧残的。”


罗兰变得摇摆不定。


商航策这人看似很疼她,可原则的东西却是不容许她去触碰的,要是因为陈盈盈的关系,而害的她和商航策之间的感情生出嫌隙来,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。


陈盈盈观察着罗兰任何微小的表情,知道她这是动容了。


动容就好,这样她和孩子还有一线生机。


“宝,只要你肯给我一条生路,我可以交你怎么笼络男人的心。”


陈盈盈说道。


罗兰轻蔑的看着她,“你?”


陈盈盈认真的点点头,“就是我。”


罗兰不屑的笑出声,大力的捏着陈盈盈的脸颊,“陈盈盈,人呢夸下海口之前得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重,别说出口来让人笑掉大牙。”


陈盈盈也笑,“宝知道我为什么能一无所有攀上商少这棵大树吗?”


罗兰眼眸一冷,死死地瞪了陈盈盈一眼。


陈盈盈装作没看到她骇人的目光,继续说道:“因为我懂男人的心,也许你会说我当年是被人抛弃的,可正因为被抛弃才会吃一堑长一智,我可以给你出谋划策,当然我也不是没有条件的,你帮我对付姓刘的,我保证,我不会插手你和商少之间的感情,因为我惜命。”


罗兰眼珠子一转,还真的思考起来。


陈盈盈一直在不动声色的注视着罗兰的表情,看她脸上有点松化,心里微微的松口气。


孩子,妈妈行的,没人能够伤害我们。


“我无意听商少说过,他还没有碰过你,像宝这样貌美如花的,不可能没有那方面的需求吧。”


陈盈盈提这个,本意是想让罗兰急切的上钩,她还出谋划策,没想到却不小心的踩到地雷。


罗兰脸色一变,发狠的拍了拍她的肚子,咬牙,“陈盈盈,别真以为我不敢动你的肚子,屋外有的是男人,只要我一声令下,他们就可以把你轮了,别说是你肚子里的野种,就算是你,也不一定能活下来。”


陈盈盈身体一缩,心里懊恼。


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要是把罗兰这位小祖宗给惹着了,她不死也会剥层皮。


她有事不足惜,可她的孩子,经不起任何的折腾。


想到孩子,陈盈盈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。


“宝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想说的是,你要是想和商少早日步入婚姻,我可以帮你。”


陈盈盈勉强的扬起笑容,讨好的看着罗兰。


罗兰就像是六月的天,情绪说变就变,刚刚还在生气,下一秒就能露出不算真诚的笑容。


她感兴趣的挑挑眉,“说来听听。”


陈盈盈舔了舔干干渴的嘴唇,“宝,我想喝点水。”


罗兰嗤笑一声,扬手给了陈盈盈一巴掌。


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还敢跟我谈条件。”


陈盈盈的脸被打的偏向一旁,脑袋嗡嗡的乱响着,肚子更是有点抽疼。
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